最近,接触到一位,在我们看来,颇有个性的孩子,比如,在最初的適应期阶段,不愿听从老师的安排,故意跟著老师作对,学习上,也是敷衍了事,不愿用功。在与其家长沟通时,其家长,觉得这些现象,是孩子的情绪问题,故意做给老师、家长看的,其目的是为了达到不愿来书院上学,是暂时的。为此,我作了深度思考,觉得主要是习性问题,而不是情绪问题。

这个孩子12岁了,是一个女生,最初是想来书院的(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可是当书院有规律的作息生活及一些规定规章,对她很快起作用的时候,就很快就开始了抗拒。书院的跑步定位是有强度的长矩离跑步,书院是执行跪式教学,书院有些课程比如书法与古琴最初是要练基本功的,静坐课是要练性子的,连吃饭都是要求跪著不说话的,从早到晚,各个时段,做什么,不做什么,都是有统一安排的。这对於一个,自由散漫又极富有个性的孩子,意味著什么呢?失去了原有的自由,失去了原有自由,自然而然有不高兴,关健这个孩子採取了明显又经常的反抗行为,这种反抗行为,就是不听从安排,与老师对著干,或者不配合。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第一次跑步,本来老师安排的是先跑三圈(1500米),休息,再跑三圈,可是她却先入为主的抗拒,不跟著大组跑,自己私自跟著小组跑,不听从老师的安排,即便老师疾言厉色也无济於事。

我们老师进行了分析,这个孩子一直以来,在以前的教育环境中,是任性、隨意的,对老师、长辈是不尊从、没有敬畏之心的,其消极或积极的反抗也是习惯性的。这是这个孩子多年的习性。在学习上,这个孩子属於兴趣驱使型,只专注於较窄的兴趣,其他方面的兴趣没有建立起来。更重要的是,学习的基本功,基础韧性、坚持性,没有锻炼出来,至少在我们所期望的方面。再加上,书院的跑步、跪坐、静坐、古琴指法练习、书法笔划练习这些改变身体、磨炼意志、毅力的课程环节,更是她以前不曾这样磨礪过的。豪不夸张地说,每项內容与每个环节,对她来说,就是弄刀子。我们非常清楚,这是適应期的正常的现象,但我们始料未及的是,在第一周,她的反抗很激烈。那么,有理由认为,由於经不起这样的磨礪,12岁的孩子,在老师与同学的眾目睽睽下,不顾及自身的形象,不顾及老师的尊严,不愿努力去做、去適应,那么,这个孩子,好逸勿劳的习性也是长期存在的。

六艺书院教育理念秉承孟子: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认为教育学生要从纠正习性开始。懒散、不愿坚持、我行我素、怕吃苦,是绝大多数学生的习性,或轻或重,或多或少而已。而这个女生,却占齐了,而且积重难返。试想,如果,书院的课程、作息、规定都基本能迎合她的这些习性,更还有她喜欢的一些方面,比如在吃方面,比如安排一她个人特別喜欢的一些课程,那么,她还会有大的情绪问题吗?在初期阶段,她对书院对老师的情绪来源於其本身的原有的习性与书院纠正其习性的教育模式的对抗。在书院的环境下,隨著,她的习性的逐步地减弱,她的情绪也会逐步的减弱和消失。因为,懒散、不愿坚持、我行我素的习性多来自长期的不愿吃苦,又长期没有吃苦的磨练。而吃苦,说倒底是一个身体的承受力问题,身体能承受了,心理也逐步能承受了。所以,书院將跑步与跪坐定为两项必须的吃苦磨练,通常二三周到一个月,在身体就適应下来了。只要身体上適应下来了,然后每天坚持重复,那么一些习性就会开始改变了。事实也是如此,这个孩子到了第三周,身体基本能跪了,也能跑了,就有些变化了,没有第一周那么激烈了,对老师的態度也好很多了,逐步开始守规矩了。

人们常说,叛逆期,在我看来,这有些人为的因素,有明显的负面引导。很多家长觉得,十多岁的孩子进入叛逆期,就会怎么怎么样,过了这个阶段就好了。我不这么认为,其实,没有叛逆期,只能说,这个时期,隨著青春期的到来,有一个明显的个性萌发期,其实也是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重要形成期,试想,如果这个阶段是一个明显的叛逆期,大家可想而知,在叛逆的情形下形的是什么样的人生观、价值观与世界观?作为家长或老师,能淡定吗?

实际上,是长期的不良习性到了这个阶段,更加张扬,导致在学习或行为方面严重不足,家长或老师无法淡定,从而加以约束与管教或明显加大其力度,孩子出现明显的对抗行为,这种对抗行为,有自然而然的反弹也有故意为之。於是就產生了恶性循环,又由於这时期,孩子不懂事,这种反復的管教衝突,必然让一些孩子心理畸形发展。严重影响其学习或行为。很多家长,从小疼爱孩子,没有注意到一些习性已在疼爱中產生,最初,孩子小的时候,还觉得是可爱、任意、不当回事,不以为然,因为那时,其危害性还不明显,在学习方面,不需要如何刻苦、只需聪明的头脑,就能达到不令人担忧的成绩,其行为,也还在可控或可容忍的范围之內。可是,隨著学业的推进,隨著其习性的逐步扩大、稳固,其危害性就大了。家长或老师就开始管教了,於是衝突就逐步开始了。到了青春个性膨胀,这个衝突就更加突出和激烈了。

国学教育,就是要將这些不良习性,及早发现,及早控制,不使其滋漫到不可控的程度,同时以圣人之道培植其根基,让孩子自觉地消释还残留的一些不良习性。这样一来,即使到了青春期,即便个性膨胀,也不会不可控,產生高烈度叛逆。

举个例来说,如果从三岁到十多岁,经常(几乎每天)晨跑3-5公里,你能想像你的孩子懒散吗?如果经常对父母请示问安跪拜行礼,你能想像你的孩子会与你对抗吗?如果,你要让你的孩子自由、任性、不守规范、懒散,那么,你就始终不要去限制她,让她自由发展,能淡定,听天由命也成,如果,不能淡定,还期望著教育,那么还是及早引导其习性向著良好方向发展,而不是,当孩子成为脱韁之马之后,才去控制,那时就晚了。


 

六艺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2015  ICP备案号: 粤ICP备11048611号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