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隱君谈教育81:传统科举模式对读经学子的意义

 

传统科举作为具有1300年史证的国家选举模式,有其歴史合理性,在当代,也具有相当的时代意义,尤其对当今读经学子来说,更是完成国学全程教育的必须。很多人疑惑,甚至反对,其实是不了解,或者听信习惯性的评价。前几天,写了一篇文章,从国学教育目標、体系,私塾界现状,儒性培养、情志激发、士大夫阶层重建,师资培养,移风易俗,復兴传统学术,等多方面阐术了传统科举的现代意义,应家长们的要求,本文著重探討对当今读经学子的意义。

1、在私塾界重建考试制度。考试並不可怕,而且是调动师生、家长统一认识、努力学习的必须。没有考试,对孩来讲,学习动力是不够的,而且极易造成水分,同时,也会让家长们无定性,没有目標,容易偏摇,最终,国学教育成为夹生饭或补习班。有了考试制度后,就会统一认识、方向和目標,並向著目標勤奋学习,同时,考试也是对学习成效的检验。事实证明,没有检验的学习是靠不住的。

2、以文取士的激情蓄志作用。本人依据自身的体验和对传统读书人的瞭解,文章是传统读书人激情蓄志的核心,胜过其他诸多方式。在当前缺乏崇文尚文的风尚的情况下,更应用文来激情蓄志。尤其是八股文,除了要求熟透经义外,其中“代圣贤立言”的原则,让学生自身与圣贤等齐,提升人生期许与价值標准,从而在高远的情志下,激发动力,增强价值感,並自觉接圣近贤,传道护道。试想,如果没有以文取士的科举考试,那么,学生、老师、学堂就没有学文的迫切愿望与现实需求,那么,可学可不学,可深可浅,就会成为常態,当错过了学习期,再想学文就很难了。现在很多学者教授不能文,就是在体制教育下,最初的学习没有把文置入进去,当然,体制以白话文为主的语文教育,也根本不可能把文置入进去。没有文,称得上国学教育吗,读了十多年经,连一篇像样的文章都写不出来,连以前普通的秀才都不如,这算什么?

3、通过文,激励与巩固所学。读经很好,可是,要有所用。当然学圣贤经典最终要用在修身修心、为人处事及为国为民之事功上,可是,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讲讲道理就能达到的,必须要有一些阶梯,通过这些阶梯,逐步深入,最终內化自身的品格,文就是学生阶段,最重要的阶梯。文言文,言志载道,引经据典,旁征博证,无论是文心,还是文辞,还是其中的史实典故,还是铺章措辞,都很好的,把孩子们带到与圣贤及歷代读书人的朋友圈去,大家都知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当朋友圈一变,那么自身就会去適应和接近新的朋友圈,现在社会也是如此,人们总是想挤进较高层次的朋友圈,一个素不弹琴之人,一旦进入弹琴的圈子,也逐步喜欢上琴了。而文言文所带来的朋友圈,实在是高大上的,读到《报任少卿书》,就想何时能向司马迁一样,发愤著史,藏之名山,读到《出师表》,就激情迸发,何时能身居庙堂,忧国忧民。然后在自身的写作实践中,就会把这种情动於中,舒畅出来,摹临出来。此外,文言文如果形成风尚,还会形成,现实中的朋友圈,即文友同志,古人相交,多是男人相交,除了官场同僚外,那就是同门师友和以文相交的朋友,而这种相交,是言志诉情的,更多在精神及文化层面,所以更加深厚,更加信任。反观现在的男人之交,基本上只剩下吃喝嫖赌和功利相用了,然后就是男女之交,多走向淫乱。隨著朋友圈的改变,学生们自然而然就有上进勤学之心,见到一篇好文章,对比自己,能不能写出来,看到一句好章句,对比自己,能不能想出来,別人的引用的典章名物,自己不知道,自然自然就要去学习、去记诵。已诵的东西,经常拿出来在文章中运用,没有诵的,因作文作需,也要激励自己记诵。这种巩固与激励,不是其他手段能比的。有人说解经明理也可以,这只是表面看法,从解经明理到情志层面,还有距离的,前者偏重於知识性与道义性,后者则是精神、气局,品格,並落实到实践的层面,我们古人,发明了八股文,將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了,而且以此作为科举文式。要写好八股文,考取功名,必须熟透经义,这是对解经的要求,通过写作,又能代圣贤立言,一方面雅正其文,另一方面,激发其贤圣之心志,再次,通过八股文,其行文气势、章法结构,駢散互联,从技艺到形质,都会有一个质的飞跃。此外,在考取功名长达十多甚至二十年的八股文作文潜移默化训练中,自然而然,就具备了传统读书人的儒性,即修齐治平的情怀和报復。我常举一个例子,孔乙己,无论在鲁迅笔下,是多么的落迫和不堪,可是,就算这么落迫的穷秀才,也有自己读书人的信仰、尊严、自信与报负,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而我们现在所谓的读书人,绝大多数,在这方面,连孔乙己都不如。

4、通过传统科举,让读经学子,更能適应社会。现很多人有误解,觉得读经是读死书,以后难以適应社会,或者,以后难以就业。大家知道,以前的举人、进士,出来就是做官的,而且至少是县级官员,更有优秀者,直接留在中央。做官,是对人综合性考验,其能力,品格,人际关係,社会治理实务,等等诸方面。现在很多大学生毕业,大不了做个村官,或者在企业中,做一个低级职员,要等很多年后,才有可能具备相当的管理能力。古代,科举作为官员的选拔制度,具有出色的实用性,这种实性,实质上就是社会適应性。即便现在专业学行政管理及企业管理的大学生毕业生,也不具备这种適应性。如果,举人进士,不具备这种做官的素质,国家不可能將一方水土委托治理的,这是很显然的道理。倒推回来,那么,在整个考取功名的过程中,就必须逐步锻炼和训练了这种素质。而且,我们又看到,很多只是秀才,在特招、恩科的情况下,同样可以做官,这意谓着,在秀才阶段,也培养了这种素质。还有,比如,黄宗羲、顾亭林,这种秀才级別的大学者。所以,如果,按照传统科举模式培养出来的读经学子,其社会適应性是不容置疑的,怕就怕,不按照此模式,造成夹生饭,其社会適应性才是堪忧的。我相信,新时代的出来的秀才举人进士,一定是物以稀为贵,再加上,现在眾多的行政管理、企业管理机会,一定不会缺少其施展报復的平臺的。

5、通过科举考试,求得功名,无论是秀才、举人、还是进士,都可以很好的训养其传统读书人气质,进而重建诗书礼仪之家,士大夫之族。这种气质,在当今大学生之中是看不到的,所以,建国后,即便有一些家庭是所谓知识份子家庭,可是並不是诗书礼仪之家,而且还有很多家庭教育都成问题。在古代,甚至一些家庭,即便父辈没有能考取功名,但由於对读书和文章的喜爱,由於其读书人气质,也能影响和培养出功名之士,典型例子,就是三苏,二个儿子都相当出色,而自己一生却未能中进士。有了读书人气质后,就会有读书人的情怀与报復,也会有读书人的责任与担当,更会有读书人的勤奋与自律。如果国学教育,不能训养这种读书人气质,我不认为,是成功的国学教育。

6、通过民间科举考试,完成国学全程教育。现在眾多学堂,是没有全程教育规划的,要么背30万,送到文礼书院,由文礼书院搞定,要么学东学西,这待一年,那待一年,然后,各自寻出路,或出国,或自考,或什么的,国学教育,最终不能走彻底,甚至连国学的门都未能进入,如今15-20岁的早期读经学子就是实例。这种现象,是很堪忧的,如果这样长期发展下去,最终会让社会失去信心,断送国学教育復兴事业。秀才(7-15)、举人(16-20)、进士(21-25),这三个阶段,是进学的三个阶梯,一步一步提升,而且,无论在哪个阶段,即便因各种原因终止,其综合能力和素质也摆在那里。我相信,走完秀才阶段的,多数会朝着举人与进士阶段挺进,即便最终没有通过,也不可小视。古代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有人或许会质疑,民间科举的公信力如何?我想,这是一个培育的过程,只要制定了相当的教学目標与计画,在实践中,又达成了这样的教育目標与计画,学生身上的体现,最有说服力,隨著,秀才、举人、进士的日益增多,通过其社会管理实践,其影响力就会越来越大,公信力也会越来越强,最终会形成,千里赴考局面。到那时,国家层面的传统科举或许就要兴起了。

 

    总之,传统科举是统摄性的民间私塾制度安排,其意义广泛而重大,在初起之时,等待具有远见卓识的仁人志士与家长来共同完成。大家不妨,与现今读经界的各种理念、模式作一个综合比对,就明白其重大意义了。


 

六艺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2015  ICP备案号: 粤ICP备11048611号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